不要钱的靠逼网站

草莓视频污黄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学府文苑小区工地东边,板房销售处,柳洁热情的将吕冬和杜小兵送到彩虹拱门前。

“欢迎们下次再来。”她年轻的脸上全是笑,特意与吕冬握手:“谢谢能想着我。”

吕冬礼貌的笑:“不用客气,有需要我们会再来。”

柳洁又跟杜小兵握手,送两人拐过人行道,才往回走,那天坚持争抢一号铺是对的,不但开了个大单,赢得秦雅赞赏,还又带来了新单,顺便把紧邻的三号铺卖掉了。

沿着人行道往西去,杜小兵提上包,对吕冬说道:“我从小到大积攒的所有的钱,还有借堂姐的钱,全都砸在上面了。”他这人跟吕冬有什么说什么:“后面要完蛋了,我就跟在后面混吃混喝,做小吃生意,也不多我这张嘴。”

吕冬哈哈笑着说道:“老杜,我也就没钱,有钱的话,我直接买十个商铺,将来做个包租公,混吃混喝等死。”

杜小兵转头看看围挡,二层商铺建起来的砖墙,高度早已超过围挡,明年准时交付不成问题。

再往远处看,一栋栋六层住宅楼拔地而起,这必然是个非常大的社区。

“在这开个酒店有前途?”杜小兵问道。

吕冬问道:“住宿的那种?”

杜小兵点头说道:“是。”

闺房中一枚小美女纯净无邪治愈系写真

吕冬猜测,这可能是杜小兵家里从事的生意之一,随口说道:“大学我没读,但也在边上,根据我观察,饥渴的人挺多,真要开个店,晚上开房的人少不了,钟点房都有的赚。”

曾经的大学城,也有另外一个不太好的绰号。

这方面火爆了一大片快捷酒店和造假学生证的生意。

有些女的,没个假学生证,在这不好混。

杜小兵拍拍脑门:“吕冬,我怎么听着像是我说呢?”

吕冬问道:“老杜,饥渴?”

杜小兵摆摆手:“不懂,吕冬,梅花香自苦寒来……”

吕冬确实不懂这文雅诗意,却听过另一句:“不应该是宝剑锋从磨砺出?”

杜小兵听出隐含的意思,说道:“哎……吕冬,双料先进个人,怎么能有这种龌龊思想。”

吕冬一本正经说道:“我就顺着的话念句诗,咋就龌龊了?”他恍然大悟:“老杜,明明是思想龌蹉!”

刚走到市场南口,吱吱呀呀难听的二胡声传来,有个老奶奶陪着个老头坐在人行道上,面前放着个纸盒子,里面有些零碎的钱。

吕冬拉着杜小兵贴另一边走,保险起见,离这两口子远点。

真要叫人赖上,有嘴都说不清楚,赔点钱息事宁人经常有的事。

吕冬提醒杜小兵:“这俩,尽量离着远点。”

杜小兵诧异看看拉二胡的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吕冬大致说一遍,提醒:“有些事,有理说不清楚。”

杜小兵又看了两眼,记住这两人,对吕冬说道:“我回去了,需要帮忙就打我电话,我不在体育学院就在艺术学院。”

“晓得。”吕冬回上一句。

杜小兵没进市场,顺着人行道拐到北边,直接回学校。

吕冬回到摊位,准备中午的麻辣烫。

对面,乔卫国放下大秤砣,开始穿戴衣服。

吕冬想起个事,再见到杜小兵时问问,看他认不认识专业练散打或者教散打的。

坦白地讲,乔卫国真的很有毅力,每天只要不忙,就练力气,将来肯定要去完成教练的宏愿。

虽然在吕冬看来,那个能沸油取物的教练更像个江湖骗子,但朋友之间,有些事还是不要挑破为好。

那人在乔卫国眼里,是危难时刻收留他的恩人。

况且,乔卫国说过,人已经没了。

或许问黑蛋也行,她也体育学院的。

中午忙起来之前,皇冠大老板钱锐准时每天的签到,跟以前不同,与吕冬说话减少,大部分时间都在与赵娟娟聊天。

吕冬这边已经忙起来,没空再管别人的闲事,他这个麻辣烫摊位的名声,渐渐传到了附近几所大学,不少学生评价都很高,甚至部分省大和师大的学生,认为吕氏麻辣烫的口味,超过了老校区小吃街的所有麻辣烫。

生意好,容易引人跟风模仿,但吕冬有点奇怪,市场暂时没有出现第二家卖麻辣烫的。

在他想来,可能是时间短,现有做买卖的,各自的生意也都不错。

钱锐啥时候走的,吕冬不太清楚,忙碌中转头看时,已经没人了。

对面,焦守贵看看赵娟娟白皙的脸和牛仔裤下婀娜的腰身,再看看掉头离开的大皇冠,用力抓了把头发,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他按下小录音机,放起歌吸引人来买磁带。

动力火车的《当》一唱响,就有人围了过来。

旁边的日用品摊位上,胡春兰看赵娟娟有一会,微微摇头。

市场最前面的几个摊位,相比其他人的繁忙,胡春兰卖日用品反而是最闲的一个,要不是每天都有一百来块流水撑着,她早回去卤煮赶大集去了。

麻辣烫摊子开业,这边卖的最多的不是日用品,反而是各种水和饮料。

胡春兰转而考虑,村里一直没消息,三叔吕振林到底咋考虑的,做不做卤煮?

仔细想想,这也不是时候,马上就要起葱卖葱了,这是全青照农忙大事,咋也要等到12月份再说了。

最忙的一段时间过去,吕冬双手叉腰喘口气,有个小平头过来。

“好。”小平头年纪不大,应该还是个学生,但穿着衬衣西裤,特意带出股老练的气质:“麻辣烫怎么卖?”

吕冬笑着说道:“1块钱5串。”

杨国强没大看麻辣烫,反而在打量吕冬,最终说道:“给我10串。”

吕冬递给他个托盘:“自个挑。”

杨国强第一次这么近看到吕冬,实在看不出什么特别的,觉得这人就是笑,笑的憨厚。

怎么看,都不像马叔说的那样。

但他从大一就进入学生会,在这个学校内部的小官僚组织中历经锻炼,懂得不能以貌取人。

杨国强挑了10串,坐在桌子边开吃,他家是一步步从下面爬上来的,不是天生条件就好,小时候没少吃苦,路边小吃也是童年难得的美味。

味道很不错!杨国强边吃边观察吕冬,这个比他小四五岁的人,真做出了那些事?

这两天,他爹通过关系问到过一些,为此专门叫他回去过一趟。

有些事,别说他了,连他爹都看得瞠目结舌。

杨国强不得不承认,这人很厉害。

更重要的是,他爹不敢乱动,因为对方的爹,真的有一串老战友。

这是他和马叔之前忽略的。

杨国强缓缓歪下脑袋,真难理解那群当兵的,都多少年过去了,多大一点屁事,还心心念念不忘。

正想着,路边停下辆破桑塔纳,上面下来俩人,年纪都不大,但小平头看了,觉得这俩人应该是公家单位上的。

“吕冬。”走在前面稍微年轻点的,进市场就停在麻辣烫摊子这里:“果然在这。”

看到特别会干事的赵干事,吕冬连忙说道:“赵哥,咋来了?”

转头,见到杨烈文,吕冬笑着招呼,透着股自己人的亲近:“领导,也来了?”

杨烈文冲吕冬点点头:“先忙,我去市场上转转,一会再聊。”

吕冬不明白杨烈文来这干啥,不好多问,从对面拿了两瓶矿泉水,塞进赵干事手里。

眼见领导不反对,赵干事也就收了下来。

杨国强觉得那位领导眼熟,仔细分辨一会,宁秀毕竟是县城所在地,他家情况不一般,很快想了起来,这是宁秀的二把手,都说一把手退了,会再进一步。

再看吕冬,这人也不是没有关系,老爹说先放放不是没有道理。

杨国强在同龄人中,绝对属于沉稳干练型的,没有在这多待,吃过麻辣烫,付上两块钱,直接走了。

没有了顾客,吕冬赶紧收拾摊子,胡春兰也过来帮忙,拾掇干净没多大会,杨烈文和赵干事从北边转了回来。

杨烈文直接来到吕冬摊子前,问道:“生意怎么样?”

吕冬笑着谦虚:“还行,混个温饱没问题。”

“我听北边的人说,这里生意最好的就是?”杨烈文从泉南回来,顺便过来看看情况,以便为后面做准备:“我听宁秀镇所的老张说,在大学城还有五毒教教主的雅号?”

“没这回事吧?”吕冬犯嘀咕。

这都谁,嘴这么快,胡乱传!没想到青照公安系统是一群大嘴巴!

杨烈文很欣赏吕冬,说道:“协助公安抓捕犯罪分子,用些小手段无可厚非,但有一点要注意,不能欺行霸市!”

关系不到一定程度,领导会说这种话?吕冬听得出好歹,保证道:“绝对不会!我在这片有口皆碑!”

赵干事能看出领导心情好,故意凑趣插一句:“五毒教教主的口碑?”

吕冬无奈了:“赵哥,咱能不能不提这茬?”

杨烈文在笑,说道:“这会不忙?我要在大学城转转,熟悉情况,陪我看看。”

吕冬就算忙也要抽空,说道:“行!等我一分钟,我换掉这身。”

换下那身卫生装备,吕冬跟着杨烈文上桑塔纳轿车,就坐在后面靠驾驶位这边,陪着杨烈文查看大学城的最新情况。

宁秀镇的镇长,突然在大学城转转,让吕冬想起赵干事上次说的话,觉得自个当时可能猜对了。

第115章 破局关键(求订阅)

趁着车上有时间,吕冬专门提了下前几天关于十大的事,杨烈文本来就是主要推手,不找他找谁。

杨烈文却笑了:“没事,不用担心,真有人不守规矩,你跟小赵联系。”

这话也给吕冬吃了个定心丸,杨烈文的话底气十足,不愧是大单位下来的人。

汽车先往南去,从旅游学院等几个学校门口经过,南边也是一片工地,塔吊和搅拌机发动时的嗡嗡声,越出围挡传到路上来。

“这边好像在建一个会展中心。”吕冬知道杨烈文肯定了解计划上的事,说一些细微处的事:“有工人去我那买东西,说开发商利用青照给的低息贷款,去其他城市竞标了一个新项目,导致资金链紧张,有些人怀疑他们会跑路。”

杨烈文问道:“确定?”

吕冬实话实说:“我也是听工人说的。”

赵干事已经拿个本子记了下来。

杨烈文说道:“小道消息也有参考价值,你继续。”

吕冬大体上说些工人在他摊位上议论的事,担心误导杨烈文,一再强调是需要验证的小道消息。

南边有会展中心,以会展中心为核心,也有商务楼在建设。

转到东边,回到学府路,原本最大的工地是学府文苑小区,现在变成了商务中心办公区,也就是钱锐参加过招标的工地。

工地已经举行了奠基仪式,刚刚破土动工。

杨烈文隔着车窗看那边,这梧桐树栽下了,怎么才能吸引到金凤凰落上去?政策方面必须有优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