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的靠逼网站

丝瓜瘦肉汤视频app免费下载

司徒驸马不住地摇头。还皇家公主呢,吃东西跟难民有的一拼了。他从和嘉公主筷子下,抢了一块红烧肉,放到大儿子的小碗里。坐在他腿上的小葭葭,盯着酱红色的红烧肉,叫道:“肉,肉!吃,肉肉!”

得,又一个小吃货。司徒驸马认命地挑了一块肥瘦相宜的,喂到女儿的嘴边。他看向坐在儿童座椅上,努力往嘴巴里扒饭饭的二儿子,对只顾自己吃得畅快的和嘉公主道:“你倒是给儿子夹菜啊!别光顾着自己吃。”

“不是有他叶儿娘亲吗?他自己都说了,要叶儿做他的娘亲!”和嘉公主眼睛盯着刚上来的京酱肉丝,用豆腐皮卷了一个,塞进自己的嘴巴里。

再看顾夜,先卷了一个不加葱的,塞进司徒贤的手中,然后才卷了自己享用。司徒贤咬着京酱肉丝卷儿,嘴巴上沾着酱汁,顾夜用帕子给他擦掉。小家伙笑眯眯地道:“嗯!贤儿喜欢姨姨,姨姨做我的娘亲吧!”

和嘉公主道:“贤儿很懂事,很孝顺的。让他认你当干娘,他长大了一定会孝顺你的!贤儿,快叫干娘!”

顾夜瞪了她一眼:这么小的孩子,懂事、孝顺?还不是让你这个不着调的娘给逼的?

“干娘!”司徒贤睁大了小鹿般干净的眸子,乖巧地喊了一声。

“认什么干亲?尘哥哥是你表哥,贤儿的舅舅。有这层关系在,将来你有事求到我面前,我还能坐视不理不成?”顾夜一脸无奈。这是要被逼上梁山的节奏啊!

和嘉公主把嘴里的羊腿肉咽下去,道:“那不一样!宗室家的孩子,都跟表哥沾着亲。咱们认了干亲,那叫亲上加亲,这让我比较有安感!”

顾夜冲她翻了个白眼,懒得理她。司徒驸马倒是想挽救一下被亲娘出卖的孩子,可那孩子跟他那吃货娘亲一样,认准了跟着顾夜有肉吃,他拉都拉不回来。

和嘉公主摸摸圆鼓鼓的肚子,一脸满足。剩下的几道没上的菜,让贴身丫鬟用准备好的食盒打包带走。一开始招待她们的小伙计,跟在杨掌柜身后,端着一盘红红黄黄白白的布丁进来。

布丁是用玻璃杯子装的,剔透的杯子,衬着里面晶莹的布丁,让人看着就有食欲。布丁上,有的放了颗蜜渍过的樱桃,有的放了几片黄桃,还有草莓、椰果、蜜瓜……每一份都像精美的艺术品。

枫叶少女初秋唯美照

杨掌柜手中则是蛋挞,看上去平淡无奇,却散发着浓浓的甜香。司徒驸马看到和嘉公主像小狗儿似的耸耸鼻子,露出垂涎的表情,十足一个馋鬼,忍住了想捂脸的冲动。

“这布丁和蛋挞,也是小店赠送的,请各位慢用!”杨掌柜恭敬地将那块羊脂玉佩,双手送还给顾夜。

和嘉公主睁大了眼睛,一把抢过玉佩,翻来覆去地看着:“本宫来了庆丰楼不知多少次,也没见杨掌柜你对本宫那么优待。今日又是送水果,又是送点心。到底是什么道理?还有,刚刚那小伙计不是说,今日没有蛋挞和布丁吗?”

小伙计立刻机灵地道歉:“抱歉,刚刚是小的记错了!今日厨房的糕点师傅,推出了三种点心。恰巧有这位姑娘点的两样!”

“骗鬼呢!”和嘉公主见那块羊脂玉,也没有什么特殊的,就挂在手指上甩呀甩的。看得杨掌柜和那小伙计一阵紧张。

和嘉公主奇怪地看着他们,这玉佩的主人都没怎么样呢,这俩人的情绪干嘛波动得如此厉害?其中定有蹊跷!

她哼了哼,道:“你们庆丰楼的规矩,向来是每天只随机做一种点心。什么时候一下子做了三种?小叶儿,这枚玉佩又是什么回事?”

顾夜耸耸肩,漫不经心地道:“不就是一块普通玉佩吗?顶多值个百八十两的。你要是喜欢,拿去玩吧!”

杨掌柜还好,能掩饰住内心剧烈的波动。他身边的小伙计,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:什么?顶多值百八十两?凭着这枚玉佩,无论在隐魂殿的那个产业中,都可以随意消费,而且不必给银子。

这枚玉佩的价值,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——那就是“无价”!未来女主子,怎么能把它随意地送人呢?

“我要你一块破玉佩干嘛?”和嘉公主看看杨掌柜二人,又看了一眼顾夜,把玉佩扔还给她,哧了一声道,“神秘兮兮的。不想让我知道,本公主就不问了。说正经的,你到底有没有意向,在盛京建个日化厂?”

不待顾夜开口,她又继续道:“我给你讲。你那个护肤品,在盛京绝对是独一份儿的!我跟母妃用着都挺好的!用过你送的护肤品,再用以前买的面脂,干巴巴油腻腻,实在是用不下去!你要是在这儿建日化厂,那绝对日进斗金!”

“放心吧,有本公主罩着你,没人敢找你和日化厂的麻烦!你考虑得怎么样?赶紧拿主意啊!”和嘉公主急脾气上来,说话像机关枪似的,根本不容人插话。

喂闺女吃布丁的司徒驸马,在心中叹了口气,柔声道:“人家也没说不办,你先别急,听人家怎么说!”

驸马的话,和嘉公主还是能听进去的,她死死盯着顾夜,点头道:“好,你怎么想的,你倒是说啊!”

顾夜嘿嘿干笑两声,道:“我也想在盛京建个日化厂的分厂,可是……这趟出门,我没带那么多银子……”

“银子好办啊!我借你!说吧,需要多少资金?十万两够不够?我回去让手底下的管事合计合计,估摸着二十万两银子,还是能凑的出来的!要是再不够的话,我进宫缠父皇,从他的私人小金库里,抠一些出来,先紧着你用!”

和嘉公主一听顾夜有这个意愿,顿时兴奋起来。银子能解决的问题,对她来说,根本不是问题!

顾夜在心中微微咋舌。尘哥哥说的果然没错,这位得宠的公主,私房钱还真不少呢!一旁的司徒驸马,眼神微微波动了下,继续低头喂小女儿吃点心。

和嘉公主是爽快人,顾夜也不拐弯抹角了:“要不……你出资金,我出技术、员工和器材,咱俩合伙建这个厂子。利润你三我七,如何?”

和嘉公主表情呆滞了一下,她名下不少赚钱的产业,这点眼光还是有的。护肤品一旦上市,在京中肯定卖得很火,绝对是只赚不赔的买卖。她一开始,只不过图着用得方便,担心顾夜离开后,没的用。没想到,竟然会被拉着一起赚钱!

她有些结巴地道:“不……不用了!需要多少银子,你尽管说,我会尽力帮你弄来的。占三成份子的事儿,还是算了吧?我哪能趁火打劫,占你的便宜嘛!宁王表哥知道了,会打我的!”

在她看来,她要是收下这三成份子,就等于往未来表嫂荷包里掏银票。和嘉公主几次接触下,已经把顾夜当成至交好友一般对待。哪能这么不厚道呢?

顾夜见她眼中满是真诚,心知自己没有看错人,跟和嘉公主合作的心更坚定。她故作失望地叹了口气,道:

“我一个外来者,在盛京把厂子建起来,可谓是困难重重。本来想借着公主的名义,震慑一些不轨之徒。谁知公主却如此坚决地拒绝了……我在这盛京,也待不了几个月,我看这日化厂,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不能算,不能算!”和嘉公主一听,顿时急了,“你放心,你离开后,我会帮你盯着的。不会让人到你的厂子里闹事的!”

“可是,咱俩也没认识多久,非亲非故,我还是不放心。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:只有永远的利益,没有永远的朋友。公主成为日化厂的股东,才能真真正正地为厂子考量。”顾夜眨巴着大眼睛,表情跟旁边的司徒贤小盆友有的一拼——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。

和嘉公主一脸为难,把求助的目光,望向了自家驸马:怎么办?到底接受不接受?你倒是说句话啊!

司徒驸马给她个爱莫能助的眼神:你出的资金是你的嫁妆,我无权过问。自己看着办吧!

他心里却想着:自家这蠢婆娘,终于眼光放亮了一把,结交到一位值得一交的朋友。他看出来了,这小姑娘缺少资金也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是想带着公主一同赚钱呢!

人家手中有技术,有秘方,无论谁被挑中,都跟天上掉金饼似的。宁王府缺银子吗?这个人情欠得貌似有点大……

司徒驸马不忍看到公主无措的表情,想了个折中的法子:“公主只负责了前期资金的投入,如果无限期的领分红的话,对姑娘未免有些不公。要不这样吧,这三成的份子,我们只领三年。以后这日化厂,跟我们再没有关系。”

和嘉公主皱着眉想了想,三年的时间,差不多投入的资金应该都回来了,也占不了小叶子多少便宜,这方法可行!还是驸马聪明!她冲着司徒驸马飞了个佩服的小眼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