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麻豆传媒狠狠色天天网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666

“呼……”

打击区上,张寒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。

看台上那些支持他的球迷,欢呼的声音,差点没把看台给震塌了。

要说张寒一点感觉都没有,那肯定是骗人的。

这么多人支持自己,喜欢自己……

这一点,是张寒从来没有想到的。这其中还有好几百人是家乡来的留学生,张寒虽然没有跟他们直接打过交道,但也曾经在网上,看到了他们给自己的留言。

心潮澎湃,是肯定的。

但张寒并不会因为自己内心激动澎湃的情绪,就影响他跟成宫鸣对战的结果。

这些球迷之所以这么支持他,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在球场上的表现。

如果张寒这一次被成宫鸣压制了,媒体的记者肯定会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这些现在支持张寒的球迷,也会无比的失望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精灵公主

现在的张寒,已经完被球迷给捧起来了,而且捧得很高。

接下来他能够做的,就是尽可能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,迎接不断到来的挑战。

如果张寒中途跌倒了,他会比普通的选手摔的更惨。

投手丘上的成宫鸣,这个时候也在注视张寒。

看台上的球迷,少说有八成是给张寒加油的,给他这个东京王子加油鼓劲的,连张寒的一半都不到。

春季甲子园排名第一的投手,被誉为现如今高中的头号投手,就好像个笑话一样。

他这个国第一,竟然在粉丝的支援程度上,输给了另外一个同年级的选手。

“你这家伙,还真是处处给人惊喜。”

两个人之间的渊源,完可以追溯到国中时代。

只不过那个时候两人的待遇跟现在比起来,可是完相反。那个时候的成宫鸣长着一张娃娃脸,再加上投球出类拔萃,赢得了东京王子的称号,是整个东京地区内排名nuer one的第一投手。

相比之下呢,张寒虽然也是豪门松方的核心选手,但在球队里的地位,并不十分重要。

甚至连王牌的背号,都没有能够拿下来。

那个时候两人比赛,绝大多数球迷都是支持成宫鸣的。现如今风水轮流转,又都开始支持张寒了。

“苍天欲让你灭亡,就必先让你猖狂。别太得意了,少年!”

成宫鸣的心里,积攒了无数的小火苗。

他已经迫不及待的,想要尽快的解决掉张寒了。

当然,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……

相比于两个人在国中时代的时候,这个时候的张寒,早已经蜕变成了真正的怪物。

哪怕他只是站在那里,什么都不做。

成宫鸣也能明显的从这个老对手身上,感受到浓浓的威胁。

别看张寒的站位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,但是考虑到那个家伙的身高以及他的手臂长度,他现在这样的站位,挥棒完笼罩了整个好球带。

似乎只要棒球投过来,不管投到哪里去,他都能够干净利落的把球打出去一般。

成宫鸣的心里,狠狠的一震。

这种感觉,上一次交手的时候也有。

两个月之前的那场关东决赛上,张寒就隐隐约约的流露出了这种气势。

只不过那个时候的他,显然还没有把这种气势,运用得炉火纯青,还有很多生涩的地方。

但是现在的张寒,你很难再从他的身上,找到当初的那种感觉。

他整个人就好像浑然一体,跟周围的环境,融入到了一起一样。

不打算投球的时候,可能完看不出任何端倪。可是你一旦下定决心想要把手中的棒球投出去,张寒身上的气势,立刻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不管白色的棒球投到哪里,他似乎都能够把球打出去,而且是很漂亮的打出去。

捕手位置上的原田,也有类似的感觉。

好像不管他们配什么样的球路,都没有办法干净利落的解决眼前这个麻烦的对手。

没有办法让他挥棒落空。

不愧是被球迷称为本垒打怪人,注定要名载史册的人物,果然不是等闲之辈。

想要将这样一个对手给解决掉,看起来他们需要多花一番功夫了。

“不要抱有幻想了,让他挥棒落空的可能性太低,不值得去尝试和冒险。相信你身后的队友,也请相信我们这支队伍吧,靠着我们所有人的力量,将这个家伙解决掉!”

原田雅功打出了这样的暗号。

随着原田的指挥,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,都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动作。

他们守备的阵型,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开始向一侧的球场偏移……

“限定打击范围吗?”

张寒也不是傻子,几乎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改变守备队型的瞬间,张寒就已经察觉出了他们的意图。

想要逼迫自己把球打到右半场,然后靠着守备来拿下出局数。

对于心高气傲的成宫鸣来说,他能够做出这样的取舍,本身就已经说明他对张寒的重视了。

他竟然没有想要一对一单挑,而是依托整个球队的力量,来解决张寒。

对手如此的重视,张寒却并不怎么领情。

让心高气傲的成宫鸣和稻城实业如此重视,按理来说他应该受宠若惊才对。

可是考虑到对方真正的意图,无非就是想要解决自己,张寒实在是没有办法心存感激。

他现在需要做的,就是破解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套路,不让这些家伙称心如意。

张寒摆出了严阵以待的模样,他还故意后撤了半步,这样一来,他更容易打中内角球。

如果稻城实业,非要用这样的套路来解决他,他也只能将计就计,把内角球给打出去了。

“有本事,你就投!”

张寒摆出了这样的态度,似乎只要是棒球投过来,他就强行扫出去。

面对看穿了他们意图的张寒,成宫鸣没有退缩,而是毅然决然的拉开了架势投球。

“真够有种的!”

张寒看到将身力量压在投球手指上的成宫鸣,心里被狠狠的震了一下。

这个家伙,他竟然真的敢在张寒有准备的情况下,使用内角球?

“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张寒两只手紧紧的抓着手中的球棒,耐心的等待着白色棒球飞过来。

白色的小球,并没有让他过多的等待,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张寒的面前。

就是现在!

计算好了打击的位置,计算好了出棒的时机。

看准了棒球的张寒,拉开架势瞄准,就准备把球打出去。

可是等他放眼望去,被他瞄准的守备空档,现如今已经一个都没有了。

那里要么有人守备,要么有人策应。

如果他强行把球打到那些位置,最大的可能是,被那里的选手给硬生生的拦住。

拉打!

对付这种极限的边角球,拉打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但是这有一个前提,那就是你能把球打出去才可以。

现在飞过来的这一球,速度逼近150公里,而且还是这种极限的位置,在考虑到棒球身上附带的尾劲。

“拉打不可能,正常打击的话,八成会被拦下来!”

已经挥棒出手的张寒,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。

“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办?”

成宫鸣一脸期待的盯着张寒,他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,身处于这种困境的张寒,究竟还能不能够逃出升天?

他就不相信,自己永远解决不了这个家伙。

“关东大会的时候,别以为从我手里拿下了本垒打,这件事就完了。”

还早得很呢!

现如今,报仇的机会不就来了吗。

“打出去吧!”

张寒仿佛听到了成宫鸣的呼唤,真的把球打了出去。

“乒!”

球棒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飞来的棒球上。

投手丘上的成宫鸣,光是听到球棒跟棒球碰触的声音,就已经猜出来,张寒这一球没有能够打中球心。

好!

他内心无比喜悦,脸上却并没有表露出多少,反而冷静的招呼三垒手准备接球。

“三垒!”

被打出去的棒球,的确是奔着三垒跑的,只不过并不是直线,而是一条斜线。

留在原地的稻城三垒手,眼睁睁的看着棒球在自己身体一侧的高空中,飞了过去。

“这是?”

在所有人关注的目光下,白色的棒球重重地砸在地面上,反弹起来。

“界外!”

没有办法拉打到守备的空档里,正常打出去的话,三垒手和外野手一侧都布满了对方的守备人员。

棒球会被拦下来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。

张寒只能硬着头皮把球打到了界外。

看台上那些支持张寒的球迷,对于突如其来的变化,明显有些不知所措。

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,这个时候则完疯了。

张寒刚刚上场的时候,他们差点儿被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那些铁杆支持者,用唾沫星子给淹死。

他们也想还击,可是在上百名女生带领下的青道支持者,爆发了无比强悍的战斗力。

他们的声音也就是从自己的嗓子里喊出来,自己都听不太清楚。

现在好了吧!

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倒是狂啊?

张寒的那些女粉丝,你们有本事继续疯啊?

不知道的,还以为张寒已经成功上垒了呢。

结果怎么样,还不是球数落后。

“稻城!!!!”

“就这样一鼓作气,解决他吧。”

“油头粉面的小子,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

现场有几百球迷,是东京的留学生,听说祖国有一个选手,在这里名声特别的响亮。

是第一个打进了甲子园大陆人。

虽然他们对甲子园什么的不是很感兴趣,但是对老乡还是要支持一下。

没想到,竟然看到了这样的情况。

“张寒他,似乎不怎么受欢迎呢!”

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大学生,推了一下自己鼻梁上堪比酒瓶底的眼镜,喃喃的说道。

“没看到这些唱反调的,都是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吗?他们这么疯狂,恐怕恰恰说明张寒带给了他们恐怖的心里压力。”

一个懂棒球的高个大学生,颇为感慨的解释。

球场的舞台,在数万球迷的欢呼下比赛,这种感觉,他虽然没有亲自体会过。

但哪怕是站在一旁看,也感觉心潮澎湃。

张寒,能够牵动现场上万人的情绪。

“这可太长脸了!”

只不过长脸的张寒,现在似乎陷入了苦战。

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选手,也知道张寒打击的花招不少,所以他们一开始就下定了决心,绝对不给张寒任何施展花招的机会。

为了做到这一点,这些丧心病狂的家伙,竟然联合整支球队的力量,逼迫张寒跟边角位的直球决胜负。

这样的战斗方法,其实并不聪明,甚至可以说非常拙劣。

但妙就妙在,这种拙劣的战术在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手里,偏偏能够发挥出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力。

成宫鸣拥有国排名前三的球速和球威,再加上田字格的控球力。

他投到边角位置的球,即便是张寒也很难轰出球场。

他的队友在跟他配合,特意将自己手背的重心偏向球场的一侧。

留给张寒的选择似乎只有一个,那就是硬着头皮跟成宫鸣硬碰硬。

把球打向由重兵防守的那半侧球场。

要知道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优秀的选手,可不是只有他们家王牌成宫鸣一个。

他们球队里,优秀的选手是很多的,而且每个人的守备范围都很宽。现如今又把重兵布防在一侧的球场上,打在这个位置的球,几乎很难演变成安打。

张寒当然不甘心。

可就现在这种情况来看,即便是他再怎么不甘心,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

除非……

“就这样逼迫他,对方已经开始产生动摇了,一鼓作气!”

跟成宫鸣配合的原田,不停的给小伙伴打气。

就当前的情况来说,他们占据着主动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就应该将他们的优势不断的扩大。

成宫鸣微微点头,沿着刚才的思路继续投球。

球场上的气势争夺,就是这个样子。一旦在某方面占了优势,就要死死地咬住不放,只有这样才能一鼓作气的彻底将对手击溃。

他们现在所贯彻的,就是这样的战斗方法。

“嗖!”

第二个,几乎一模一样的直球,张寒没有出手,而是眼睁睁的看着棒球从自己的眼前飞了过去。

“啪!”

“好球!!”

原本就非常激动稻城实业支持者,这个时候更是神采飞扬。

如果不是球场看台的护栏拦着他们,他们没准都已经要蹦到球场上狂欢了。

“小白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!”

“两好球领先了!”

“直接三振他……”

球迷们一个个心潮澎湃,给人的感觉,好像都恨不能自己上场来解决张寒了。

但是正在跟张寒对战的稻城选手们,却没有被这些球迷给忽悠住。

就在两个月之前,他们是跟张寒当面锣对面鼓交过手的,他们非常清楚,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个男人,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?

他们除非脑子真的抽了筋,不然是绝对不会改变自己之前策略的。

“第一球你躲了,第二球根本就没有挥棒,现在两好球被追逼,我看你还能怎么办?”

成宫鸣贼心不死,想要让张寒勉强挥棒。

至于张寒改变站位,这种可能性他们也已经想过了。所以他们瞄准的是内角的高球,即便是张寒退后了,这种球他也别想打飞出球场。

只要棒球飞不出去,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,就有强大的信心,把打出去的球给拦下来。

“来吧!”

两好球被追逼,现如今的张寒的确是站到了风口浪尖上,即便是他想要后退,也是无路可退。

他只能挥棒!

张寒,的确挥棒了……

只不过张寒这一次的挥棒,相比于他以前的打击,显得特别没气势。

“怎么会这么软弱?”

蹲在地上的原田,眉头紧紧的皱着,形成了一个川字。

他是很清楚张寒实力的,这家伙投球的时候,虽然气势不是很强,但打击的时候可不是那样。

他的挥棒,是非常惊人的。

速度快,力量也大的吓人……

如果不是这样,张寒也不可能拿下那么多的本垒打。

但是这一次,他挥出来的球棒,却跟小学生的打击差不多。

看起来一点都不强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弱。

怎么会是这个样子?

原田的疑惑,很快就被解决了。

因为他亲眼看到了张寒是如何来打击的。

面对飞来的棒球,张寒好整以瑕地用球棒,碰到了棒球的边角位,将棒球碰飞到了界外。

“乒!”

看着棒球被碰到界外,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,都有点傻眼。

张寒,可是被棒球王国杂志的资深记者富士夫,评价为国第一的二年级高中生。

最可怕的是,一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在公开场合提出过异议。

这也就意味着,这个称号是被很多人认可的。

就是这样一个选手,就是这样一个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打者,竟然打算使用界外球来纠缠。

这也太不要脸了……

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支持者,就感觉从自己的头顶上,被浇了一盆冷水。

让他们心都跟着凉了。

之前沉寂的青道支持者,则一个个眉飞色舞。

“原来是寒桑换了战术!”

“我还以为寒桑的打击实力变弱了呢。”

“胡说什么呢,那可是张寒。”

这些球迷,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张寒的转变。

或许是之前两好球落后的时候,他们内心太紧张了,他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张寒被解决的场景。

现在这样的转变,相比于直接被接杀,明显要好接受的多了。

“想要用这样的打法,来克制我的边角球?”

原田雅功低沉的问道。

张寒坦率的点点头。

“我不得不承认,你们想出来的这套战术,还挺难办的。”

其实策略并不高级,关键是配合了成宫鸣的投球,让这一套战术变得近乎无敌了。

“所以你就想消耗球数,趁机寻找机会。”

“我也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了。不过这种事情,我以前也从来没做过,具体能够有多少效果?能够纠缠到什么程度,我也不知道。”

两个人就跟老朋友聊天一样,聊了起来。

主裁判。受不了了。

“你们两个不要在球场上聊天,比赛呢,都给我认真一点。”

……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