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分类

adc影院年龄认证大驾光临

Posted On
Posted By admin666

() “先生,这是前些日子您让我找人做的,您看,合适吗?”

白叔小心翼翼将盒子放在余烬面前。

盒子里是一枚胸针,中间镶嵌的是那颗星星。

余烬指尖从那颗星星上拂过:“白叔……”

“先生。”

“之前我问你,我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吗。”

“……是。”白叔垂着头。

“你看,有人替我做了选择。”

白叔并不知道短信,只是觉得最近动荡得厉害,也不知道是谁出了手。

可是现在的情况,对余家确实是最有利的。

白叔没有往初筝身上想过,毕竟她一个人,怎么能办成这么多事。

余烬拿起那枚胸针,起身,走到床边,低垂着眉眼往下瞧。

粉嫩雪花少女的初春旅途

“她说不许我再手染血腥。我不能放弃余家的一切,所以,现在余家站在了最高处,从今以后,我就不用再去碰那些肮脏。”

她给了自己一条路。

一条不用选择的路。

白叔心底隐隐有些震撼,先生口中的‘她’是宋小姐吗?

最近宋小姐确实是早出晚归,连先生都见不到她。

余烬手指轻轻拂过星星表面:“白叔,我要你去做一件事。”

白叔压住心底的疑问:“先生您说。”

“让余家退出来。”余烬转身:“彻底洗白。”

白叔惊了下:“先生,都到这一步,现在放弃,岂不是可惜。”

“与她相比,有何可惜。”

余烬将那枚胸针别在衣服上,设计得非常巧妙,配在衣服上,十分白搭。

“去办吧。”

白叔久久叹口气:“先生就算您想,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,这件事得慢慢来。”

彻底洗白哪有那么容易。

当年余家在明面上洗白的时候,用了多久?十年!余老爷子用了整整十年时间。

有些东西,涉及太深,就很难再离开了。

余烬放弃这么好的机会,白叔是不赞同的。

并不是贪恋这些东西,而是一旦决定放弃,就代表着更多的危险。

然而余烬心意已决。

外界腥风血雨,初筝回来的时候却是风轻云淡,好像外界发生的事,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初筝扫一圈四周,没见到余烬。

那么多事,余烬不在也正常。

初筝没什么心理压力的上楼,结果一推开自己房间,就看见余烬呈大字挡在自己床上嗯,穿着衣服。

余烬听见声音,慢慢的坐起来:“宝宝,你回来了。”

初筝盯着他:“你在什么?”

跑到我床上这么睡着,是想害我吗?!

“感受一下宝宝的气息,解解相思之苦。”余烬笑容缱绻散漫。

抱被子解相思之苦?

好人卡的心思真是难猜。

“哦。”

余烬对初筝的反应有些不满:“宝宝,你不想和说什么吗?”

“说什么?”初筝看他:“随便躺,我不介意。”

“……”

余烬从床上下来。

“外面的事,你怎么做到的?有没有受伤?”余烬拉着初筝检查,他眸底隐隐有担忧。

“没有。”初筝只回答后面一个问题。

余烬想问初筝关于最近发生的事,不过初筝不太想说,三言两语就岔开话题。

余烬问半天,愣是一点都没问出来,最后还被压着吃了半天豆腐。

等他回过神,房间里已经没有初筝的踪迹。

晚间吃饭,余烬吃一口看一眼初筝。

“我能下饭?”初筝放下筷子,你这么看着我,我很方的啊!

“能啊,宝宝秀色可餐。”余烬笑盈盈的。

初筝:“……”

初筝沉默的拿上筷子,继续吃东西。

“宝宝,你送我的这些生日礼物,是想把我以前没有的,都补上吗?”

初筝没否认:“喜欢吗?”

余烬支着下巴:“宝宝对我这么好,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。”

“觉得我是好人就行。”为了当一个好人,我也是很拼的,好人卡要懂事一点啊!

“……啊?”

余烬没太听明白。

但是不妨碍余烬拍马屁:“宝宝对我来说,是最好的……”

初筝:“……”

呵呵。

小骗子的话不能信。

余烬微微垂着眼眸,声音也有些低沉:“除了白叔,从来没人送我东西,你是第一个。”

初筝微不可查的皱眉:“你母亲呢?”

余烬掀了下眼帘,嘴角微扬,语气里带着几分温柔:“她身体不好,总是忘记我生日,我也不能时常见到她。”

就算她给自己准备了生日礼物,他也拿不到。

余家那种地方,一个情妇哪里能随便进出。

而他在余家太不起眼。

余家的大少爷从小就聪慧,又是原配所生,整个余家都围着大少爷转。

别说他,就算是另外几个,也不一定能被余老爷子记得生日。

而他得到的东西,从来不是别人真心送的,而是施舍……

初筝握住他的手:“以后想要什么,我送你。”

余烬反握住,指腹在她手心里蹭了蹭:“好。”

初筝唇瓣动了下,片刻后垂下头:“吃饭吧。”

“你想问我,我大哥是不是我杀的吧。”余烬像是知道她要问什么似的。

初筝那份资料他也看过。

上面很多东西都没有。

“我没有。”虽然有点好奇……

按照余巍的年龄来算,事发的时候,那个大少爷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成年。

余烬一个孩子,怎么能杀掉一个成年人?

“我说不是,你信吗?”男人清隽的容颜上,像是沾了夜里的寒凉。

初筝点头:“嗯。”

余烬眸子亮了亮:“你真的相信啊?”

“你说不是就不是。”初筝语气笃定。

余烬心底有暖流流淌而过。

然而余烬并没注意到初筝说法。

她并没明确表示相信,只是不在乎真相,他说是那就是,就算不是,那也得是。

“我记得……那天余家举办了一场宴会,我因为不喜欢宴会上的气氛,偷溜到花园那边,就是在那里遇见了喝醉酒的大哥。”

余家大少喝了酒,而且喝得有点多。

人工湖旁边在修缮,护栏被工人拆了,因为还没完工,工人就随便将护栏放回原处。

大少爷喝醉酒,走路不稳,歪歪扭扭的往栏杆上靠,栏杆承受不住他的重量,他直接摔进人工湖里。

Related Post